当前位置:刘伯温预言 > 认知 >

上海:给认知症老人建一个“快乐之家”

  上海民政等部门在推进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过程中,深入社区、深入基层进行广泛调研,在此基础上,聚集多方资源,着力构建健全针对认知症(失智)老人的照护服务体系,及时回应社会痛点和群众需求,受到普遍欢迎。

  若问家有老人的家庭,最耗心费力的一定是认知症老人的照护。当家人实在无法为老人提供周全的照护时,部分老人被送入养老服务机构。记者在上海虹口区的银康老年公寓采访,获悉这里的认知症老人有症状小有改善的,有发展进程趋缓的,最重要的是很多老人的情绪稳定了,比在家开心了。

  银康老年公寓内,认知症老人们在芳香理疗室内接受理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沈则瑾摄

  上海是全国最早进入老龄化,且老龄化程度最深的城市。截至2017年底,上海60岁以上户籍人口达483.60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33.2%;80岁及以上高龄人口80.58万人,占5.5%。为应对老龄化,上海在养老床位建设方面持续发力。20年来,上海每年都将“新增养老床位”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从未间断,目前,上海拥有703家适度普惠型养老机构,14万张床位面向全社会老人。

  近年来,上海入住养老服务机构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在增加,其中相当部分是认知症老人,这使认知症老人在养老服务机构在住老人中的占比持续上升。2015年,银康通过MMSE量表筛查,发现319位在住老人中,有近40%的老人均有不同程度的认知障碍。

  很惊讶认知症老人占比如此之高,银康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是养老机构入住的老人多是高龄或失能半失能老人,所以占比相对更高。二是很多家庭对认知症几乎没有认识,将老人送入养老机构时,只说父母记性不好,却不知认知症早已缠上了老人。比如一位老人能正常回答问题,要表演节目时却开始当众脱衣,说要睡觉了。

  其实,认知症老人大部分时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正在悄无声息地“离开”身边的亲朋好友。整个上海目前还没有认知症老人总数的精确统计,根据国际经验估算,上海认知症老人约有20万。

  银康等养老服务机构在为这些认知障碍老人提供服务过程中,越来越认识到认知障碍老人照护的特殊性和进行专业照护的重要性。认知障碍与失能虽有重叠,但从预防、干预到照护都有完全不同的路径,这给照护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

  比如,失能老人更需要悉心照顾吃喝拉撒,认知症老人却不同,即便是在院内屋里,一人独处,都会随时有发生危险或尴尬的可能。比如,院门重重,还是能想法溜出去。无人角落,也可能随地大小便。

  上海民政部门意识到目前养老床位供给存在结构和功能的不平衡,难以很好满足认知症老人的照护需求。2018年,上海市政府31个实事项目中,四项为老服务项目之一就是“改建1000张认知症老人照护床位”。至2018年底,上海全市共改建1194张失智老人照护床位,超额完成了任务。

  2019年,上海将“改建1000张认知症照护床位”继续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民政部门表示,这一项目未来几年将持续推进,不断扩大认知症照护床位的服务供给。

  “改建1000张认知症照护床位”并不只是改建照护床位那么简单,其实这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针对认知症老人身心特点和照护需求,认知症照护单元通过居家式、人性化的空间布局重构,提供专业照护服务,让认知症老人得到更加个性化、有尊严的专业服务。

  上海养老服务机构在“改建认知症照护床位”的同时,打造认知症老人“记忆家园”--这是养老服务机构所设置的认知症照护单元所在区域统一使用的名称。

  为缓解认知症老人照护压力,提升养老服务机构认知症照护能力,2018年起,上海明确在养老服务机构(养老机构或长者照护之家)设置“认知症照护床位”,为认知症老人营造家庭式住养环境,提供针对认知症老人的日常生活照护、生活自理能力训练、精神支持、社会交往等专业性、全方位服务。为此,上海有关部门出台了《认知症照护床位设置工作方案(试行)》。

  首先,明确服务对象。认知症照护床位的服务对象为上海户籍的60岁及以上,经统一需求评估和认知症专项测评后符合机构入住要求的老年人。认知症专项测评由养老服务机构按照全市统一的方法和标准开展。

  其次,明确运营要求。在认知症照护服务中,服务环境与服务模式是两个相辅相成的关键部分,需要整合协同才能发挥更大作用。硬件要符合基本设置要求,强调单元式格局,运营上要建立专门的服务模式。

  依据《工作方案》,养老服务机构对入住认知症照护床位的对象,必须进行认知症照护专项测评,制定专属照护计划,鼓励照护计划个案化,并配备相关风险预案;每个机构需配置一名专职或兼职经过专业培训、拥有照护计划制定能力的专业人员;从事认知症照护的管理人员、护理人员、计划制定专员等,均需经过由第三方组织的专业培训。护理人员与入住对象的配比不低于1:3。

  《工作方案》还要求养老服务机构与医疗卫生机构神经内科或精神科医生建立合作关系,确保认知症照护单元能及时、定期得到相应的医疗服务和指导。同时,鼓励有条件的机构向社区开放设施和服务,鼓励社区志愿者共同参与照护。

  还有,明确扶持政策。《工作方案》要求对设立“认知症照护床位单元”的养老服务机构和低收入家庭老人给予五项具体扶持政策,同时鼓励各区自行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

  2018年11月,银康认知症照护专区——“记忆家园”完成了对4个认知症照护单元,76个照护床位的改造。银康根据国内外先进照护理念和自身探索,对照护人员进行培训,建立起一支专业的照护团队。

  在照护单元内,从墙体颜色到家具定制,再到区域功能优化、活动用具选择、生活场景化设计、照护团队的专业培训等项目内容,都以认知症老人的生活需求为核心,力争为他们营造最温馨、最适宜生活的环境和服务空间。银康“记忆家园”现有在住认知症老人59位。

  根据上海市民政局“记忆家园”设置标准规范改造后的银康照护单元丰富了老人的公共社交、康乐、活动空间,帮助老人营造了熟悉、怀旧、家庭化的生活环境。同时,也鼓励家属将老人在家里熟悉、喜欢的老物件、玩偶或老照片等带进银康,一起为认知症老人营造一个有利于延缓认知症发展进程的生活环境。

  银康护理团队认为以往“认知症老人自己没有感觉”的判断并不准确,他们的理念是即使老人患上认知症,也要让他们轻松愉悦地度过每一天,维护他们安心且有尊严的生活,他们要打造以提高生活质量为目标的认知症老人的“快乐之家”。

  银康老年公寓内,认知症老人们在参加唐诗俱乐部活动。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沈则瑾摄

  目前,上海已在医疗领域加强了对认知症的专业诊断和治疗,如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华东医院等医疗机构开设了记忆门诊,对认知症的精神行为进行医学诊断和药物治疗。

  上海也扶持催生了一批能提供专业服务的认知症照护机构,如上海市第三社会福利院设置了全市首个失智老人照料中心。银康、佰仁堂等养老服务机构和福苑、爱照护等长者照护之家设立了认知症照护专区。同时,出现了一批从事认知症专业服务的社会组织,如尽美长者服务中心,浦东塘桥、长宁虹桥等街道建立的“记忆家社区认知症家庭支持中心”。上海剪爱公益发展中心在普陀、宝山、徐汇等区的部分街道开设的“记忆学堂”,开展认知症社区宣教、早期筛查干预和个案服务。

  虽然总体看,上海在认知症照护实践方面已起步,但相对于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仍任重道远。为此,上海市委、市政府明确,将认知症老年照护作为养老服务体系的重点内容,全力予以推进。

  除了“改建认知症老人照护床位”实事项目外,上海民政部门正在采取更有力的举措,进一步推进认知症照护专业人员的培训,完善认知症照护单元入住测评标准,形成认知症照护服务项目标准,开展社区认知症筛查,培育社区认知症非正式照护力量,为社区内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照护支持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沈则瑾)

http://albacheval.com/renzhi/32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03??【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